德国大选走势:默克尔民调支持率遥遥领先对手

六合精准网纸出码

2018-09-15

导演丁晟怼光线索要宣发明细 多家上市公司卷入|丁晟|北京文化|导演 #标题分割#

导演丁晟怼光线索要宣发明细 多家上市公司卷入|丁晟|北京文化|导演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把按印刷时代惯例创作并在网络上传播的文学作品交给传统文学批评,把按播放型制作程序制作并放到网上播放的摄影、影视、动漫等作品交给传统的相应门类艺术批评。

德国大选走势:默克尔民调支持率遥遥领先对手

    今日《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发公开信,指责电影发行方信息不透明,迟迟不愿意将自己和投资方2700多万元宣发费、一千多万票补费用明细公布出来,呼吁光线传媒“拿到阳光下”。  《英雄本色2018》是根据吴宇森1986年经典电影《英雄本色》改编而来的,是一部讲述兄弟情的电影,已经于2018年初上映,但是票房仅有6000多万,十分不理想,光线是这部电影的发行方。  随后光线传媒强势回应,称电影票房不佳是品质出了问题,作为发行方的光线不背锅,因为光线的发行是和签约,已经充分履行了合约,因此不会再提供详细的宣发明细。  北京文化转让发行权,光线等多家上市公司牵涉其中  影视圈里一部电影上映背后,有非常多利益纠缠以及不为外人道的秘密,《英雄本色2018》这部电影同样如此。

  《英雄本色2018》原名《英雄本色4》,最早出现在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的资料里,2016年6月15日其曾发布公告称,旗下2家子公司摩天轮和浙江星河分别投资900万元、250万元共计投资1150万元,参与这部电影的投资,此前丁晟导演与北京文化合作过电影《解救吾先生》,票房和口碑均不错,有一定的合作基础。  随后的2017年7月14日,北京文化再次发布公告称,接受《英雄本色2018》投资方的委托,负责该电影的宣发,并垫付宣发费用2000-3500万元。  “后来有900万元转出去了,我们实际投资只有250万元,份额非常少,主要是光线那边负责了。

”北京文化董秘陈晨在回复新浪财经问询时解释北京文化与《英雄本色2018》之间的关系,他们也正在了解这一情况,截止发稿时还未有进一步回应。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丁晟咬定光线是发行方,而光线在声明中将北京文化拉出来当垫背的,称是和北京文化签署协议联合发行的。

事实上不仅仅光线和北京文化2家上市公司卷入其中,另一家上市公司也曾在2016年年报里面表示参与了该电影的投资。

  总之吵来吵去离不开一个利字。

这部电影由于各种原因票房不佳,最终只取得了6000万元的票房,连宣发回本都够呛,更别说制作方了,因此参与各方都亏了本,才会闹出这样一出戏。

  电影业绩下滑、高管离职,光线2018会好吗?  《英雄本色2018》隔空手撕事件,牵出了光线传媒2017年电影业绩的千疮百孔。

  2017年无论是春节档的《大闹天竺》,还是暑期档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亦或者国庆档的《缝纫机乐队》,都表现的不理想。

  有些比如王宝强的《大闹天竺》天竺是因为自己影片质量太烂,口碑急剧下滑带动票房下滑造成的;有些比如《缝纫机乐队》本身质量是非常不错的,可是宣发、题材等复杂原因导致的票房不佳,所以说一部电影和一个人一样,都各有自己的命运。

  在这样情况之下,光线在电影业务的子公司方面进行了一定的调整。

  2016年报中关于重要子公司的表述上出现了山南光线和青春光线两家重要的子公司,其中山南光线发行了《美人鱼》《谁的青春不迷茫》等,但是这个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不再出现。

  大概率上是光线传媒将旗下电影业务全部都挪移到青春光线体系内,导致青春光线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涨,根据财报,2017年青春光线营业收入亿元,相比于2016年的亿元增长超过100%;2017年的净利润亿元相比于2016年的亿元增长也超过100%。

  但是如果考虑电影总体业务的话,光线的净利润是下降的。

2016年山南光线+青春光线的净利润为亿元,2017年则仅为亿元,下降幅度约为11%。

  业绩下降之外,光线旗下电影发行最重要的子公司青春光线影业的总裁丁丁张已经离职,这位2005年起就加入光线的元老,也是著名畅销书作家,选择在入职13年后的2018年彻底告别,转而专心写作。

  丁丁张的离开,对光线电影业务,特别是发行业务到底有多大影响现在还不得知,但是此时或者说2018年正是光线艰难的时刻,如果再没有爆款作品,整个2018年即使财务投资收益再高,外界也会充满着不信任之情。